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饭圈文明“蛮横成长” 如何感性追星需全社会独特答复


发布日期:2021-05-19 21:30   来源:未知   阅读:

  【特稿134】追星,疯狂的“小事”

  总决赛撤消录制??“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林萌迎来了这个“坏”新闻。受粉丝为获得瓶内的投票二维码而大量倒掉牛奶事件影响,一档练习生选秀节目在收官前3天踩下急刹。“快告知我这是假的。”林萌抱着一丝残念在友人圈里写道。

  她是练习生S的“站姐”,到总决赛现场给S加油是她最近一直在准备的事。“站姐”,即艺人“站子”的运营治理者;“站子”,是时下对艺人后援团的称说;而那些视某位艺人为爱豆(英文idol的音译,意为偶像)的粉丝,则被纳入一个圈子,饭圈。

  一个个新词汇之下,是追星这件事在形式和方式上的悄悄转变。到了2021年,追星早就不是买10张专辑贴一墙海报那么简略。它成为一条工业链、一种经济模式。更值得玩味的是,在流量为王和挪动互联时期,曾经横亘在艺人和粉丝之间的次元墙壁正在被攻破,一个爱豆能走多远,一定水平上取决于粉丝猖狂砸下的钱能把路铺多长。

  时刻预备着

  “你挡住我了,起开!” 前面忽然有人起身进了林萌的镜头,她恼怒地喊了一句。

  林萌正在拍S从宿舍到录制厅的视频和照片。一段两分钟不到的行程,林萌为此等了一上午。

  这是4月中旬一个周末的中午,在河北廊坊大厂回族自治县一处园区里,从1月起启动的选秀竞赛日趋白热化。因为养成工要在园区内关闭生涯直到选出9人组成团队出道,像林萌这样的“站姐”大多数时候只能蹲守在栅栏之外,趁训练生户外运动或穿梭于不同建造物之间时抓拍素材,再上传到本人经营的“站子”里。

  “站子”大多数是一个在社交平台注册的账号,内容清一色是对于某一位艺人的资讯、照片或视频,艺人的粉丝会在账号页面互动。作为“站子”的运营者,“站姐”的一项主要义务就是想措施获取尽可能多的关于艺人的素材。

  “追星很累的。”S刚消散在一栋修建物门内,林萌就即时放下相机坐在了自带的折叠小板凳上,这是她每次来大厂都要带的神器之一。

  林萌是青岛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从4月起,她每隔一周就背着装有单反相机、三脚架的大背包搭乘高铁到北京,再打车到大厂,一待就是一周。为了向学校老师请假,她把省亲、生病、社团活动等理由用了个遍,“除了和毕业挂钩的,能逃的课都逃了”。

  为了做“站姐”,林萌以“喜欢摄影”为由向家里要钱买了单反相机,生活费的尺度也一再进步。然而林萌做“站姐”,父母始终不知情。

  事实上,绝大多数学生粉丝都会千方百计对家里人瞒哄自己追星这件事。即使是有所耳闻的父母,也往往对孩子的狂热行为无可奈何。

  10多分钟后,所有练习生都进了录制厅,园区外前一刻还分贝爆表的“站姐”们群体宁静下来,她们要赶快处置这一轮播种的“结果”??挑照片、找人修图、加水印。不到半个小时,新颖出炉的精修图片和短视频就挂在了“站子”上。

  任务实现,亢奋了一上午的“站姐”们多少显出了疲态。练习生中午“上班”后,最早要晚上七八点才会再出来。这旁边的时间是很熬人的,“这边很偏远,吃饭只能叫外卖,想喝奶茶续命也只有没品牌的小店可以选。”林萌不止一次地埋怨说。

  不外为了自家的爱豆,所有不便都能够忍耐。除了抱着随时连着充电宝的手机“杀”时间,彼此搭话聊天是“站姐”另一个重要的消遣方法。

  1994年诞生的韩丽丽和林萌聊得很投契。她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无论周一到周五工作强度多高,周末两天她一定会准时呈现在录制基地外,为人气颇高的练习生Y加油打气。

  栅栏外的友谊还能给“工作”带来方便。夜里八点多,S“放工”返回宿舍,林萌拿起扩音器站上凳子,喊起了她早已筹备好的一段话:“S,姐姐来了!今天已是初夏的温度,我许可你的做到啦,陪你从冬入夏阅历四季……”

  在一旁,韩丽丽已帮林萌拍下了S的又一批照片。几分钟后,当Y进入视线时,两人的角色就会调换。跟着练习生陆续出现,各路“站姐”们蜜意的呐喊声在大厂的夜空中连续了好一阵。

  “比你设想的还多”

  等候练习生的时候,李京时不时回身看一看不远处的阿明。阿明看上去30多岁,穿玄色外套,戴黑色帽子和黑色口罩,背黑色背包。这身普通的装扮在广泛染头发、穿肥大上衣破洞牛仔裤、走起路来叮当作响的粉丝群体里,反而显得很特殊。“看他第一眼,我就知道是专职代拍。”一头亮黄色头发的韩丽丽笃定地说。

  当爱豆有活动,“站姐”又因各种起因无奈到场时,代拍生意就发生了。“把相关信息扔到代拍微信群里,做作有人接单,有时候别的‘站姐’也顺手赚个零花钱。”由于工作日分身乏术,为了坚持“站子”实时更新,韩丽丽不断要与代拍打交道。依据质量,一张代拍照片的价格在80元到200多元间浮动。

  阿明拍的电影在饭圈有必定著名度,因为他用一台佳能R6相机,圈内就用“R6大哥”来代指他。R6大哥老是悄悄地站在一边,也没人自动找他搭话。用“站姐”的话来说:“人家不追星只赚钱,不独特语言”。

  李京频频留神R6大哥,是因为他正斟酌要接单代拍业务。上大一的李京是大厂极少的男粉丝之一,大家都开玩笑说他是未来的“站哥”。

  对尚无经济起源的学生粉丝来说,假如无法挣外快,追星的本钱就全要靠家里供给。家景不算殷实的李京会把生活费省下来买牛奶集卡片为喜欢的练习生助力。但即使如斯,往返大厂的车费和住宿费也让他有些入不敷出。

  “我有同窗靠代拍赚了不少钱。”意识到为爱豆发电离不开经济基本,李京做出了初步的假想,他要先练好拍摄技巧,再把PS学一学,这样能省下找人修图的钱。只有图片有人认可,构成口碑,“就不愁没单子”。

  不过,由于频频逃课,李京现在已是老师重点关注的对象,这让他“懊恼不已”。

  R6大哥显然没想到自己正成为被“学习”的对象。园区里一有动静,他马上回到早占好的机位,站上椅子把头埋进取景框。

  干起活来时,R6大哥能比“站姐”还拼命,以此取得卖出好价钱的照片。当然,与冲动的“站姐”比拟,阿明自带了无可比较的上风:他不带涓滴个人情感,相机端得稳快门按得准,照片不会糊掉。

  “比你想象的还多。”说起收入,本就谨严的R6大哥嘴巴变得更紧了,他转而把话题引向身边的“站姐”,“她们赚钱的渠道比我多多了”。

  “站姐”收集到的爱豆照片,除了取舍一部散发布在“站子”上,剩下的可以一对一地卖给站内想要更多照片的狂热粉丝,也可以收拾印制成写真集以几十元到多少百元不等的价格在明星周边交易平台售卖。

  韩丽丽的“站子”已凑集了两万多名粉丝。到了这个级别,“站姐”就能号令粉丝们集资为爱豆购置“奶票”??即大量购买牛奶获取助力卡。然而,缺少监管且带有鼓动性质的集资行为是有很大风险的。有的“站姐”会在粉丝和“奶票”代办之间赚取差价,有的可能私吞钱款甚至直接卷款跑路。

  “不是每个‘站子’都会颁布集资款应用明细。在追星的狂热状况下,粉丝确切轻易被骗。”围观着由“倒奶事件”牵扯出的一系列消息,李欣蓉想起了3年前的自己。

  全部人都魔怔了

  李欣蓉追的爱豆N团,是2018年练习生选秀模式在中国大陆崛起后出道的第一个男团。那年末,仍是研二学生的李欣蓉因成就优良失掉了1万余元的奖学金。当时,N团的“站子”和团员单人的“站子”都在宣布爱豆新年周边产品,李欣蓉由此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那时候真的是疯了。”李欣蓉这样形容。她每天蹲守在明星周边交易平台上,只要有新产品上架就立刻下单,“相册、专辑、代言产品……根本不论是什么东西,品质如何。”她是N团的“团粉”,“就是9个成员都爱好”,因而良多货色一买就是“9+1”份。李欣蓉后来数了数,光是与N团相关的2019年台历,她手上就有100多本。

  奖学金很快浪费一空,可李欣蓉根本停不下来。她开明了借呗、花呗等网络信贷服务,再以各种理由向身边人借钱,拆东墙补西墙。不到两年时间,李欣蓉为N团的开销高达6位数。直到当初,她还没完整填平当初网贷的“坑”。

  李欣蓉说,由于下单太多,有些“站姐”收了钱基本没发货,她也是良久当前才发明。

  研究生毕业时,来帮李欣蓉搬家的朋友惊呆了:光是装着N团周边产品的箱子就有近20个,“他们都感到我魔怔了”。

  为爱豆花钱,李欣蓉毫不是最魔怔的一个。据统计,今年早些时候结束的另一档选秀节目中,排名前11位的选手获得的集资总额超过了1亿元。

  集资越多票数就越多,训练生出道的机遇也越大,在这种明摆着是“圈钱”的节目提拔机制的领导下,饭圈内出生了大量引诱粉丝打钱的“话术”:“你不投我不投,哥哥何时能出头?”“一支口红钱你都不乐意花吗?”“只投一两票,你跟路人有什么差别?”

  每天被这样颇为PUA的话语所包抄,粉丝很难不被裹挟进而激动花费。一位女艺人的后援团曾晒出透支近23万元的应援账目;有学生因为各种应援活动,两年内在各个网贷平台欠下20余万元债权。“欠债式追星”也成了饭圈又一个专有词汇。

  有数据显示,18~28岁的粉丝群体中,85%是大学生,其中不乏像李欣蓉这样的研讨生。但显然高学历没有让这些年青人更理性。正如《乌合之众》作者古斯塔夫?勒庞所说,一旦个人进入某个群体,个性便会埋没,群体的思维盘踞统治位置;而群体的行动则表现为无异议、情感化和低智商。

  感性的损失表示在方方面面。26岁的可可已经脱离了饭圈,但在狂热追星的时代,她天天花大批时光在各个平台搜寻与爱豆相关的所有信息。看到批驳的舆论,可可会用小号在评论区反驳。有一次因为看到一句“XX已经糊(指过气)了”,可可与对方在网上整整对骂了一天。最后,她不得不注销账号来停止这件糟心事。

  互撕、漫骂,算得上饭圈的惯例操作。去年初,当红艺人X的粉丝在全网掀起的骂战,让很多此前不关怀饭圈的路人第一次感触到网络暴力的威力,此事甚至轰动了相干部分,对艺人工作室进行约谈。

  暴力还会从线上延长到线下。家住大厂的王哥一直为“站姐”提供包车服务,他亲眼见过粉丝间的霸凌举措。“在送她们回北京的路上,有个‘站姐’认为另一个女孩在喊麦时烦扰了自己,先是骂,后来就动起手来”。

  年近50岁的王哥像教导自己的孩子一样禁止了那次抵触,“追星这玩意儿,可真让人‘上头’”。

  没人在乎粉丝的钱

  本该星光残暴的成团之夜变成了不断涌来的通知、报歉、申明和舆论声讨;与此同时,此前每每被爆出负面信息的练习生Y发布因身材原因退赛。一贯自认为淡定的韩丽丽快瓦解了,“明明几天前见到他时一切还好好的”。

  韩丽丽说的“见到”,是节目组在5月1日部署的一次粉丝会晤会。为了造势,官方拿出10张门票向粉丝免费赠予,其中3张直接赠送参加话题互动且点赞数前3位的“站姐”,其余7张则通过抽奖情势发放。

  “3张太少了!”许多“站姐”对此表白了不满,在她们看来,自己平时的蹲守和苦心运营值得更多优先权。

  实际上,相比于一般粉丝,“站姐”确实领有更多福利。在粉丝群体成为“造星”主力确当下,大“站子”的“站姐”与艺人经纪公司会有千头万绪的接洽。从提前得悉爱豆活动信息到在公司授意下“团建”集资或与别的“站子”比拼集资,从前艺人与粉丝之间遥远的间隔早不复存在。

  而对有的“站姐”而言,始于酷爱而建的“站子”一旦有了范围,就会成为副业乃至职业。用韩丽丽的话来说:“这样的‘站姐’也是一种‘网红’了,想把‘站子’持续做大继承获益也是天然的”。

  固然没能直接拿到赠票,但韩丽丽仍然被抽中入场??事实证实,即便是抽奖,粉丝数越多的“站姐”中奖的概率也越高。“像我这种刚开‘站子’不久的,100%没戏。”林萌自嘲地说。

  林萌同样明白,粉丝再卖命,爱豆也不一定能成团。她甚至早早就料到,即使比赛顺利结束,S也难以出道,“他背地没有雄厚的资本支撑。”在大厂,几乎所有“站姐”都一致以为练习生T必定会占领一个成团名额,不是因为T如许优秀,而是他背靠着海内最顶尖的经纪公司。

  在王哥看来,自从选秀比赛开录,整个大厂的GDP都被站姐拉动了。订酒店、租屋子、点外卖、叫包车。和一群小姑娘打了几个月交道,过去从不关注娱乐圈的他最深的感想是:没人在乎粉丝的钱。

  可这样的事实看上去丝毫没有影响粉丝们花钱投票的热忱。“这和玩电子游戏的心态差未几,”把追星进程屡次复盘的可可这样打比喻:明晓得一切都是虚构的,可就是忍不住要一直花钱花时间来闯关,看着自己抉择的角色日益变强。“追星和玩游戏,适度是解压和开心,一旦适度了,粉丝和玩家就会被吞噬”。

  2018年6月,在一档活动类综艺节目中第一次看到N团,李欣蓉被“他们满满的少年感”击中了,从此一发不可整理。“就是一种强烈的感情寄托。”据说了李欣蓉的经历,可可并不吃惊,她还正确地揣测出李欣蓉是第一次追星并且没有恋爱教训,“这样最容易有初恋的错觉。”可可半开玩笑地说。

  “追星本无可非议,

  没有底线就是问题”

  大厂从新回归了安静。R6大哥有了短暂的休息空隙,王哥的生意也大不如前。他说,决赛夜的门票之前炒到了1.5万元,可从天而降的变故让黄牛赔得血本无归。

  事件还在不断发酵。5月8日,有关部门安排发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举动,把整治网上娱乐及热门排行乱象等列入管理重点。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上表现:“追星本无可厚非,没有底线就是问题”。

  随后几天,北京市播送电视局发布告诉,请求迷信设计节目选拔机制、坚定打击非理性应援行为;中国上演行业协会发布布告称,演艺职员面向粉丝进行贸易集资将受行业自律惩戒。

  无论是挥霍资源和金钱的倒奶行为还是有诸多危险的集资行为,并不是在今年的选秀节目中才第一次出现。可以预感在将来,还会有新的明星出现,也会有新的追星方式涌现。

  饭圈文明在经由数年的蛮横成长后,粉丝后援团、经纪公司、艺人、节目平台等等波及其中的每一方,都须要在逐年增强的监管力度作用下,经历很长一段时间“伤筋动骨”的改革,才有可能进入标准运行的轨道。

  而如何让这饭圈中规模宏大的粉丝群体端正心态、理性追星,是需要全社会答复的问题。

  就在未几前,在父母的引诱下,已“逐步苏醒”的李欣蓉清算掉了大部门N团的周边产品??那些箱子从她搬家后简直再没翻开过。

  (文中局部受访者为化名)

  记者:乔然 【编纂:李季】

智慧消防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社区  |   防火门监控  |   电气火灾监控  |   消防应急疏散  |   消防报警  |   防火门监控系统  |   电气火灾监控系统  |  


深圳泰和安科技从事智慧消防,消防物联网系统研发生产,销售一体的消防物联网公司,提供智慧消防系统,消防一体化系统,物联网消防系统解决方案。热线400,678,1993